校区地址
全国服务热线:400-7777-008

在线预约测评

孩子姓名
孩子生日
父母手机

父母需要尊重孩子的意见吗?

       昨天一早,和邻居约好一起去上亲子课,我们按约好的时间来到车库,却见小家伙趴在妈妈肩上,好说歹说都不肯下来,坐上车之后也不让妈妈开车,就一直在妈妈身上耍赖。无论我们说上课要迟到了,还是拿玩具,故事书逗她都无济于事。


       邻居说,一早上都好好的,就是刚才出门上电梯的时候,我一上电梯就按了1楼,她就哭闹着说她本来想按的,我就跟她道歉,她还不依不饶,一直哭闹到现在。


       邻居有点无奈,你说这年头的孩子都怎么了,是不是我们太过于尊重她了,凡事按着她的意思,家里人人都让着她,结果,稍有不如意孩子就大发脾气。


       听邻居这番话,我和她分享了发生在好友汤汤身上的一件事:“周六的早上,一家人准备出门去公园爬山,刚收拾好东西准备关门,我忽然想起来手机落在沙发上,赶紧回身跑去客厅拿。


       可能是跑得太快,一不留神,碰倒了儿子放在沙发边的乐高,积木撒了一地,站在门口的儿子看见了,一下子大哭起来了。我赶紧过来安慰他,抱着他,跟他说对不起,结果共情赔罪折腾了大半天,他还越来越生气,从我怀里挣脱出来跑回自己房间,关上房门大喊,我不去公园玩了,你们自己去吧。


       老公见状跟我摆摆手,示意我不要管,看儿子这个样子我也有点崩溃,就自己先去了地下车库,在车子上等他们父子俩。没过多久,两人就下来了,儿子的情绪也恢复了正常,一家人又开开心心地去了公园。


       后来在公园,儿子一个人在沙池玩的时候,我就问老公,你跟儿子都说了啥?老公说,妈妈把积木碰到并不是故意的,她也是一时着急不小心的,而且,乐高本来也不应该放在沙发边,是你自己没收拾玩具,你自己也要负一部分责任。


       是人都会犯错,你平时也会不小心犯错误,比如打碎了杯子之类,我们也不会生你的气。老公还加了句,我觉得吧,你一开始就不应该那样小心翼翼地跟他道歉,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你越哄着他,他还更来劲,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。”


       汤汤自己是心理咨询师,她反思说,有时候觉得我们这些爱研究点心理学的妈妈,是不是都被爱和自由的理念给毒害啦?


       我们生怕给孩子的爱不够多,将来长大了,永远都在寻求外界的肯定;我们担心给孩子自由不够大,限制了他的想象力,或是落下了终身的心理阴影。

父母需要尊重孩子的意见吗

       不得不说,汤汤分享的这件事触动了我的神经,把她的经历说给邻居听,也引发了我们俩一路上的深入探讨。


       近一年来,我也一直在思考,看了很多育儿书,都提到爱给孩子足够的爱和充分的自由,不能动不动批评孩子,否则可能会留下心理阴影,成为孩子一辈子的内心创伤。


       想一想还真是,看看从小被父母打骂、批评教育下的自己,的确在有些时候,会勾起童年一些不堪的回忆,所以对孩子说话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,凡事征求孩子的意见。


       跟孩子之间有点不一致,孩子不高兴了,自己马上就后悔自责,是不是哪里言行不当,伤害了孩子幼小的心灵;孩子有什么需求,就尽力满足,专家说了,孩子想吃巧克力,就敞开了尽管吃,总有一天她会吃腻,你要是现在限制她吃,以后长大了她的内心就会有个空洞,会不停地往家里买巧克力,只是为了弥补小时候吃不到的遗憾。


       但是,真的会这样吗?孩子的内心真的这样脆弱吗?和父母那辈的权威、打骂教育相比,我们是不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?


我们真的需要处处放下自己的需求,总是尊重孩子的意见吗?


       回看自己这些年的经历,我越发体会到,尊重,是相互的,在尊重孩子的需求时,我也要照顾到自己的情绪。


       要让孩子知道,妈妈不是整天围着自己转的陀螺,妈妈也是人,有自己的需求,在和妈妈的相处中,孩子必须慢慢认识到,懂得尊重他人的人,才能得到他人的尊重。


       最近看《简单教养经》,我的想法在书中得到了印证,书中把孩子的养育分成了三个阶段,而在这三个不同的阶段父母扮演的角色是不同的。


       对于8岁以前的孩子,父母更像是一个管理者,我们要给孩子清晰的指导和界限,一个有界限的父母会让孩子更有安全感。在这个阶段,孩子生活中的大部分决定,都应该由父母来做。


       对于9到14岁的孩子,父母这时候的角色像个园丁,他们会认真倾听和观察孩子的情况,有时候也会征求孩子的意见和看法,但在家里做决定并为此负责的,还是父母。


       对于14岁以上的孩子,父母就像一个指导者,听一听孩子的看法,看看他们是否需要家长的帮助,孩子的基本需求大部分都由孩子决定,要知道,这时候他们已经对我们的长篇大论没多少兴趣了。


       换言之,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,一个孩子在多大程度上能为自己的需求做决定,取决于他能为这个决定负责到什么程度。


       父母决定了这周的家庭日是去公园,而不是游乐场,孩子不高兴了,我们会接纳你的情绪,理解你的失落,但要为这份情绪负责的人是孩子自己,而不是父母。


       孩子想见妈妈,要求绕100多公里的路去接妈妈,这类的要求也不能由孩子来简单决定,因为辛苦开车的是我们自己,如果你不想这样做,却不敢拒绝孩子的请求,得要先问问自己的内心,我为什么要这样。


       越来越明晰了界限和自由的关系之后,在很多问题的处理上,才会没有了以前的纠结和多虑,而是多了几份从容和笃定。